• 法律熱線:

    新拆遷條例虛設 強拆血案依然在

    發布時間:2018年1月27日 中國著名拆遷律師  
      "以拆除違章建筑之名,行強制拆遷之實。"案件一直沒有能夠進入司法程序,業主們的代理律師李文謙無奈地感嘆,雖然新條例明令禁止行政強拆,但地方政府就是這么做了,你能怎么辦

      推薦閱讀:新拆遷條例全文
      本報記者 陳霄
      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以下簡稱新拆遷條例)自今年1月21日實施至7月21日,已運行半年,以下個案,并非新拆遷條例下的全生態,也不是全國所有拆遷宏圖的縮影,它們只是真實存在的案件,卻絕非個例。
      行政強拆仍未謝幕
      張志華沒有想到,苦心經營了20多年的竹藤木工藝廠會在短短的一個多小時成為一片廢墟,連庫存產品和工人的生活用品都沒能搶救出來。
      經歷同樣痛苦的,還有住在同一條街上的顏文才等十幾名業主。
      這是一次規模不大不小的強拆,時間在2011年4月29日早晨,地點是福建省泉州市臨江湖內工業片區,當地首個招商引資的工業區。
      泉州市豐澤區人大的一名官員帶隊,200多人的強拆隊伍,將通往湖內片區的三個路口全部封堵后,開進兩輛鏟車,在一個多小時的轟鳴聲中,將幾千平方米的廠房和住房全部拆除。
      早在兩個多月前,收到拆遷通知的張志華等幾名業主,就已向法院起訴當地房管局核發的拆遷許可證違法,一直未獲受理;4天前,泉州中級法院還要求這些業主提交書面報告,以促成庭前調解。
      “強拆人員中有穿警服的、也有警車,沒有看見法院的人,現在不是不讓行政強拆了嗎?”親歷強拆現場的顏文才很是疑惑。
      當天帶隊強拆的官員和拆遷項目組總指揮楊繼志均一致否認對湖內工業區的強拆是拆遷:“不是什么行政強拆,是拆除違章建筑而已。”
      “兩證”(房屋產權證和國有土地使用權證)齊全的廠房會是違章建筑?張志華想不明白。
      楊繼志稱,沒有合法手續的就是違章,業主有合法權證嗎?有兩證怎么不給我們提供?
      業主們大呼冤枉,他們不明白,為什么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就響應改革開放號召入駐湖內工業區建設的商戶,在此經營多年,卻突然成了違章建筑。
      “要是違章建筑,為什么一直沒有人告訴我們?又為什么偏偏選擇在這地塊納入拆遷的時候被強拆?”業主黃培洲質疑。
      “以拆除違章建筑之名,行強制拆遷之實。”案件一直沒有能夠進入司法程序,業主們的代理律師李文謙無奈地感嘆,雖然新條例明令禁止行政強拆,但地方政府就是這么做了,你能怎么辦?
      違法拆遷持續高歌
      陜西省咸陽市秦都區陳楊寨村,緊鄰西安西大門,半年前,這片一百多畝的土地上還住著將近3000名村民,依靠出租自建樓房和做小生意的收入,平淡生活。
      打破寧靜的是隨著西(安)咸(陽)一體化開展而施行的灃西新城規劃,這是西咸新區總體規劃的一部分,包括現在陳楊寨村在內的這片土地未來是新區的新興產業基地和綜合服務中心。
      對陳楊寨村這場大規模的拆遷始于去年10月,當時村民們接到了動遷公告,很多人也稀里糊涂地簽下了后來再也看不著的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拆遷于是轟轟烈烈地展開。
      在村里的樓房一幢接一幢地倒掉之后,一些村民開始委托律師維權。律師介入調查后發現,這是一次沒有辦理拆遷許可、規劃許可和土地批復手續的違法拆遷。
      “既然是拆遷,依照當時的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拆遷單位必須取得拆遷許可證后,才可以實施拆遷,但是從頭到尾我們都沒有見過拆遷許可證。”案件代理律師梁紅麗告訴記者。
      而根據上述條例,要申請拆遷許可證,必須提交建設項目批準文件、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等審批文件。
      當地國土部門和建設規劃部門在律師調查走訪時聲稱,陳楊寨村屬于集體土地,必須先征為國有才能進行舊城改造拆遷,但是報批材料仍在省里審批,批復還沒下來。因此規劃許可文件也沒有下發。
      “本該是先征收再拆遷,先是土地性質轉化為國有后才實施舊城改造,現在審批沒下,房子都拆了九成,即便是邊報批邊拆,也是違法的。”梁紅麗向記者解釋。
      而主導拆遷項目的秦都區舊城改造辦公室的官員聲稱,拆遷絕對手續齊備,卻因文件在拆遷人咸陽市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處而無法提供。
      今年3月,中央紀委和監察部發出的通知,明確要求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規作出修訂之前,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要參照新頒布的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的精神執行。
      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的村民一直沒有得到受理通知,挖掘機和鏟車并不等待維權的步伐,偌大的村莊,現在只剩下十幾棟房屋孤零零地屹立在一大片廢墟中。
      司法救濟坎途難通
      2011年6月3日,安徽省蕪湖縣法院門口,比往常熱鬧,十幾名群眾敲鑼打鼓,要給法院送錦旗。
      法院堅持不接受,隨后當地警察到場,圍觀人群增加,送旗的堅持要送。“僵持了幾個小時,后來法院出來一個副院長,把錦旗接了,他沒說什么。”
      錦旗上寫的是“行政不作為”。
      送旗的是蕪湖縣皖南裝飾城的業主,他們的房屋正面臨拆遷,在要求當地房管部門公開拆遷許可性文件遭到拒絕后,他們向法院提起訴訟。
      “縣法院一直沒有給我們立案,我們催要不立案通知,他們也不給,實在沒有辦法,只好想出給法院送錦旗這招。”一名業主對記者解釋。
      業主之前訂做錦旗時本意是說法院立案不作為,但當時不知道該寫“司法不作為”,他們認為法院與政府是一家,于是寫上了“行政不作為”。
      此事之后,這些業主再向縣法院起訴房管局要求他們騰空住房的裁定違法時,縣法院立案受理了,再后來,又訴拆遷許可證違法時,法院也受理了。
      “第一個官司開完庭一個多月了,至今沒有下判決,我們去問,法院說法定審理期限有3個月。”一名業主說。
      與業主們的等待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相關政府部門7月4日向法院遞交的強拆申請,7月5日法院立即下發裁定,要求被拆遷人騰空房屋,交予縣土地儲備中心拆除。
      強拆血案依舊在
      2011年4月22日,新拆遷條例施行的第3個月,發生了媒體稱之為新法后的第一起惡性公共強拆事件。
      當天上午,在湖南省株洲市云龍示范區內,株洲市何塘區法院正在執行司法強制拆遷,58歲的被拆遷戶汪家正站到了自家的樓頂上,在鏟車逐漸在自家房屋移動時,他往身體澆上了汽油,點燃了自己。
      法院隨后立即發出聲明稱,征地拆遷指揮部從2009年起就對汪家做了十幾次工作,均未協商成功,于是株洲市國土資源局2009年底向其下發了限期騰地通知,汪家不理。最后國土局申請法院強制執行。
      法院受理后于4月12日作出裁定,要求被執行人盡騰地義務,汪家并不履行,于是法院決定進行司法強制執行。
      法院表示,引發事件的核心問題是拆遷補償。事件后,法院即刻中止了強制拆遷程序。
      新條例下拆遷不見血的良好愿望并沒有實現,繼株洲之后,湖北鄂州、江西撫州、山西朔州等多地又見命案。



    首頁| 關于我們| 專長領域| 律師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方式|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中國著名拆遷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0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3581722206 網站支持: 大律師網
    陕西十一选五